金渠花园
金渠花园
运输分公司
玉门昌源矿业
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- 资讯动态 - 黄金信息 - 详细内容
碧眼看中国:应以长远视角权衡金矿投资
来源:未知 发布时间:2013-11-21 16:13




中国矿业的迅猛发展,给中外矿企的合作交流提供了更多的机会。图为2013中国国际矿业大会上,几名国外参展商正在交谈。 本报记者赵雷 摄

 

  尽管黄金价格今年开始回落,但古柏始终相信,这只是漫漫矿产品市场周期中的一个拐点。“价格永远会变化,但这也是让黄金市场保持活跃的动力。”他表示,应该通过更为长远的视角去权衡金矿投资,因为新兴市场的壮大还需要20年至30年的漫长时期。

  

  就在10年前,古柏(Kobus van der WATH)还能看到这样的场景:外国人飞往北京,公文包里塞满了矿权项目书,见到业内的中国人就问:“你需要国外的新项目吗?”

  这对于矿业人来说绝不陌生。

  那时候,大部分的中国矿业企业对于国外一无所知,语言障碍、文化障碍、环境障碍,让中国矿业几乎和世界相隔离。

  而和大部分外国朋友一样,作为中外商通咨询服务有限公司的创始人和集团董事总经理,古柏惊讶于中国这个国际矿业市场“生力军”的突然崛起和迅速发展。即使曾经在渣打银行和波士顿咨询公司担任主管时,古柏也不曾看到任何一个国家,有这样迅猛的发展力量。

  与中国人近20年的交往合作以及在北京12年的生活,让古柏得以冷眼旁观中国矿业的成长。在他看来,过去的5年至7年里,中国矿业经历了一段前所未有的成功,也因此实现了很多难得的突破。

  “中国矿业在过去的几年里走向了世界,以惊人的规模和速度。”古柏反复肯定着中国矿业近年来的变化,“在非洲、澳洲、拉丁美洲,到处都可以看到中国人的身影。”

  的确,正如古柏所目睹的一切,几年前矿产品价格的高企,给中国企业带来了迈向世界的机遇。也正是这几年,让中国矿业资本迅速流向全球资源地。

  古柏说,过去5年里,中国向海外矿业投资近500亿美元。而据中国矿业联合会发布数据显示,2013年前3季度,中国矿业企业海外投资总额达到31.36亿美元。

  中国矿业的高速发展让古柏咋舌,但随着矿产品价格进入新一轮的低迷,也让他开始好奇,接下来中国企业将要怎么应对,中国政府将要如何引领。

  事实上,当从欣喜和满足中逐渐清醒之后,中国矿业企业即开始面临一场周期性的挑战。

  因为矿产品价格的低迷,全球矿业并购和投资开始在低谷徘徊,而日益上升的人工、经营、勘探成本,给企业头顶营造了更多的“乌云”。

  “尽管在过去几年里,中国矿业企业取得了长足的进步,增长了很多海外投资的经验,但这样的经历缺乏一个系统和准确的考量。”古柏表示,“我想中国矿业企业是时候要进行一场反思了。”

  在古柏看来,尽管中国海外投资量和发展速度都很惊人,但如何去衡量这份所谓的“成功”,应该是企业和政府要回过头来,去反复揣摩的问题。

  “有的项目交易价格实际上在其他投资者眼里是高于市场价格的,或者有的项目距投产阶段还有很长的建设期。此外,融入当地文化的效果到底如何?”古柏指出,也许中国矿业已经完成了全球征程中的“启蒙阶段”,而接下来的5年至10年,是中国矿业发展的第二阶段,是发展的更好时机。

  所谓的第二阶段,古柏解释道:“就是不再将关注焦点放在具体的某个项目上,而是要从更加宏观的角度去考量,中国矿业企业到底需要什么,目标是什么,要做什么?”

  作为一个旁观者,古柏显得更为冷静:“我们很容易被过去的成就冲晕头脑,那么政府应该在这方面做得更多。”在他看来,中国矿业缺乏宏观的、明确的导向,企业的海外投资趋向于盲目,“中国在全球有很多的项目,但策略性和计划性都不够。”

  这也是古柏此次参加天津国际矿业大会的初衷:“我们希望在这个大会上了解中国政府会把矿业带向什么方向。因为中国企业真的需要在新的矿业市场大环境下,重新审度他们的国际投资策略了。”

  “中国矿业要更加系统地思考,要追踪在海外的投资。企业在海外的表现有很多指标可以考量,比如收益率、产量、股东分红、当地接纳情况等等。”古柏表示,“但我认为更重要的是,中国需要由上而下制定一个矿业发展战略,让未来能够在过去努力收获的成果之上,取得更大的改变和进步。”

  不可否认,在全球矿业链上的各个环节,中国都在扮演着日益重要的角色。中国企业是生产商,是贸易商,是技术、机械的供应商,同时也是消费者、投资者。因为国家战略需要,资源企业也被提到了更高的位置上,这也决定了矿业发展的紧迫。

  矿业企业是国家资源战略的先行军,企业在全球的规模扩张,也是中国在国际资源领域获得更多话语权的保障。正因如此,古柏反复强调着政府和企业必须达成的统一。

  “政府不可能百分百地掌控每家企业,但企业个体又受限于知识和眼界,难以做出精准的判断,这给政府调控提出了更大的挑战。”古柏表示,“政府要从宏观角度上整体考量,整合过去发展的优劣势和零散力量,去了解这个世界,了解这个行业,了解竞争环境,了解全球的机会和挑战,才能制定出适合中国矿业发展的下一步战略,并保证尽量多的企业能够遵从这样的规则。这样才能减少产业链上存在的不确定性,降低企业走出去的风险。”

  另一方面,古柏也指出,政府需要找到一个合适的平衡点,在支持和引导企业发展的同时,给予企业更多的自由发展空间。

  目前,中国海外矿业投资中,80%以上是小规模的私营企业,而拥有更多资产和大规模生产能力的大企业在“走出去”的过程中则显得更为谨慎,因为其承担的责任和义务更多。

  “在全球矿业领域里,有很大一部分来自新加坡、中国香港等地的投资,实际上我们都知道,那些资金可能都来自中国。”古柏解释道,因为那些地方的企业具有更高的自由度,投资者则倾向于将资金转向那些区域,“所以中国政府与企业之间应该有更好的沟通和合作,并在政策、金融等方面对企业提供全面的支持。”

  古柏认定,中国在过去的10年里给全球矿业带来了惊喜,而在未来,中国矿业会成为更为重要的参与者和主导者。

  “也许在过去的时间里,中国企业在海外撞得伤痕累累,但这是企业成长必须经历的过程。这会让他们在未来做得更好。”古柏最后建议中国企业,“要学会向本地化‘妥协’,那样会让项目走得更加顺利。”

版权所有:三门峡金渠集团有限公司 豫ICP备05015964号